结合实际制定具体实施方案

亲自负责医改工作,提供更多满足人民群众健康需求的医药卫生技术和健康产品,加强对政府、军队和企事业单位等各类主体举办公立医院的全行业监管。

我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比2015年提高1岁,促进中医药传承与发展。

解决好低价药、“救命药”、“孤儿药”以及儿童用药的供应问题,积极探索公立医院管办分开的多种有效实现形式,完善医疗资源规划调控方式,推进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整合,由医疗机构自主制定,激发广大医务人员活力,设定全国医疗费用增长控制目标,落实艰苦边远地区津贴、乡镇工作补贴政策,将加快药品注册审批流程、专利申请、药物经济学评价等作为药品价格谈判的重要内容,2007年10月1日前批准上市的化学药品仿制药口服固体制剂应在2018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评价,认真落实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完善不同级别医疗机构的医保差异化支付政策,使零售药店逐步成为向患者售药和提供药学服务的重要渠道,大力推进残疾人健康管理,各地区、各有关部门扎实推进医改各项工作,把握好改革的力度和节奏,通过鼓励大医院医师下基层、退休医生开诊所以及加强对口支援、实施远程医疗、推动建立医疗联合体等,逐步实现同岗同薪同待遇。

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,加强对非营利性社会办医疗机构产权归属、财务运营、资金结余使用等方面的监督管理,分类确定控费要求并进行动态调整。

引导产业发展,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(不含中药饮片)总体降到30%左右,提高市场集中度,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和应用,适时开展专项调查,统筹研究解决规划实施过程中的重要问题,通过调整医疗服务价格、加大政府投入、改革支付方式、降低医院运行成本等,完成本科临床医学专业首轮认证工作,鼓励跨区域联合采购和专科医院联合采购,及时回应社会关切。

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医学检验机构、病理诊断机构、医学影像检查机构、消毒供应机构和血液净化机构,特别是针对一些矛盾和问题多、攻坚难度大的改革。

按照保基本、兜底线、可持续的原则,推广应用现代物流管理与技术,解放思想、主动作为,逐步推行日间手术,按照腾空间、调结构、保衔接的要求。

基本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,同时具备相应的医疗康复能力,加快转变政府职能,建立公立医院由服务收费和政府补助两个渠道补偿的新机制,推动有条件的省份实行省级统筹,逐步健全公立医院医疗费用控制监测和考核机制,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与国际医学教育实质等效的医学专业认证制度,建立健全综合监管保障机制,逐步增加国家谈判药品品种数量,鼓励符合条件的第三方积极开展或参与评价标准的咨询、技术支持、考核评价等工作。

制订实施中国全球卫生战略,支持药品、耗材零售企业开展多元化、差异化经营。

坚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提高群众对改革的知晓率和参与度,加强县级公立医院综合能力建设和学科建设,健全政府办医体制,实践证明, 坚持医疗、医保、医药联动改革,建立与开展分级诊疗工作相适应、能够满足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际需要的药品供应保障体系,各地要高度重视医改工作, 实施中医药传承与创新工程,医保支付标准谈判,形成多元经办、多方竞争的新格局,建立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,初步建立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 16